基地养殖下载


基地养殖开户

公司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司资讯

用我的伤痛来救赎你们

文章来源:本章原创 时间:2019-06-11 21:10

您现在的位置:基地养殖 > 珍禽养殖 > 正文

用我的伤痛来救赎你们

  自今日起,湖北爱心社增加一项公益项目  葭颦在此郑重宣布,湖北爱心社自今日起,招募相关志愿者以及法律方面的爱心朋友,组建专班,在助学工作之外,增加一项公益项目:专门为遭受精神病患者骚扰、伤害的妇女儿童提供援助,呼吁各界促成这方面法律的健全完善,切实保障好处于弱势群体的妇女儿童的人身安全、身心健康等各项权益。

  原本我是计划等湖北爱心社的助学事业发展到足够规模和影响力之后,再逐步拓展其他公益类项目,但我身为湖北爱心社发起人、负责人,居然在遭受疑似精神病患者骚扰长达三年时依然无法摆脱,试想还有多少妇女儿童也承受了这样的痛苦?  我因为抛头露面做公益,对外联络方式不能更换、不能隐瞒。 虽然我从2006年开始就坚持匿名做公益,但因自己公益人的特殊身份,导致我的工作单位名称等资料在三年前的报道中被公开,从此就被一个疑似精神病患者骚扰整整三年。 我用尽一切合法途径内的办法,却始终无法彻底阻止其骚扰,无法摆脱。

因为按照相关法律规定,这种骚扰,如果没有精神病诊断书可以证明其有精神病,如果家属不肯配合,那么公安部门是无法强制送医的,只能按照普通人来处理,最多也不过是拘留,并且拘留期限最长是十五天。 除非是造成重大伤害了,公安部门的刑侦部门才可以介入——可是,请问,一旦受害人被严重伤害了,一切还有得救吗?受害人还能见人吗?还能活下去吗?即使活下去了,这辈子也被彻底毁了啊!我们的法律应该是保护老百姓的人身安全和权益不被伤害的,而不是坐等老百姓被伤害之后才来介入。 况且,长期骚扰造成的精神伤害,难道不属于人身伤害的范畴吗?  而最近这几天,因这个疑似精神病患者连续两天都从武汉赶到武穴来堵在我单位门口,还扬言要继续来......我已经无法上班,以泪洗面,惶恐不安地呆在家中,无法正常工作。   从2012年10月的报道被这个疑似精神病患者看见之后,三年来,他始终骚扰不休:电话、信息、邮件、书信以及网上网下各种骚扰。

我将其拉黑之后,他能很快找到其他骚扰途径。 我从没和他有任何私下往来,他自己每天都会说我在想他、撩拨他、勾引他、考验他、试探他,他的父母在初期不仅不送他去治疗、不承认他有精神病,并且也赞同他的这种说法,并以此说法来指责我(他母亲到我单位大哭大闹的时候,也把这种荒谬的说法在我单位领导和同事面前散播,意图诋毁我声誉)。

不仅如此,他除了把他意淫时的臆想场面不断写成书信寄给我,还把这三年来我所有文字都说成是写给他的,更把我三年之前的所有文字,都扭曲理解说成是淫秽文字......而他的父母,在我们再三打电话请求他们送其儿子就医、阻止骚扰行为时,他父母一会儿说他没精神病,一会儿又说他有精神病,并指责我害了他们家儿子,要我让着他、迁就他......  在极度恐惧不安中,不仅工作进度大受影响,我的身体健康也遭受了极大损害,整夜整夜失眠!只要看见他来信、来信息,或是看见他堵在门口,我都被吓得无法自控地哆嗦、哭泣,因为我非常非常害怕他会不会突然就把他在书信里臆想的那种情景付诸实施(我说不出那种字眼,只能用这样的语言来婉转表述)。

按照他和他父母这三年来的逻辑,如果我被他严重伤害了,他父母要么以其有精神病为理由逃脱法律制裁,要么就和他一起反过来污蔑说是我在撩拨他、试探他、考验他(虽然他们污蔑我但他们却拿不出证据,可我毕竟是抛头露面做公益的人,招惹上这种是非,一旦闹大,我将会承受多大的风雨?我还能把这份爱心事业做下去吗?)。 总之,我不管是被其骚扰,还是最终可能出现的严重伤害,他和他父母都能逃脱法律制裁,而我却只能这样被动地被骚扰,在极度恐惧中度过每一天.....  我在网上查过类似骚扰案例,影视界明星遭受此类骚扰甚多,而我只是一个普通公益人,没有明星那样的专业助理、保镖来日夜保护,我的人身安全根本无法得到保障。

可以想象社会上很多普通女子也都遭受过此类骚扰,只因为她们不是明星,所以网上的报道很少,或是即使有报道也不被人关注。

  再联想到这些年频频在网上看见的关于精神病患者杀害小学生的案例,深受疑似精神病患者骚扰伤害三年却无法摆脱的我,决定从即日起,要开展这方面的公益项目。

我不想再有更多无辜妇女遭受到我这样的痛苦和伤害,我不想再看见有更多的妇女儿童受到精神病患者的伤害,却求助无门!  葭颦在此请求社会各界提供法律援助,并请求对此类案件有深刻感受的朋友,和我站到一起,呼吁法律在精神病患者骚扰、伤害妇女儿童方面进行完善,比如:一,在有足够骚扰证据的情况下,应该强制要求监护人将其送医诊断治疗,并限制其接近受害人,而不应该是等到有了重大人身伤害之后才来介入;二,监护人如果没能力管制精神病患者,应该提交申请,将精神病患者交由政府部门的特定单位去管制、治疗;三,如果监护人既不能有效制止精神病患者的骚扰、伤害行为,又不肯送医治疗,更不肯申请移交政府相关部门监管,则应该视同故意纵容精神病患者的骚扰和伤害行为;四,若是监护人蓄意包庇精神病患者以及纵容精神病患者骚扰、伤害受害人的,应该对监护人采取严厉的法律制裁。 因为,如果监护人在此类案件中,放纵甚至纵容精神病患者对受害人进行骚扰、伤害,可在重大伤害事件以及重大刑事案件发生之后,监护人却总能以其有精神病、自己身为家属是如何如何可怜和无奈为借口,博取同情来逃脱法律制裁和惩罚的话,那么这类精神病患者对受害人的骚扰和伤害,将永无止境,更多无辜的妇女儿童将永远只能被动地被骚扰、被伤害,却求助无门、无力摆脱,甚至可能会有越来越多的妇女儿童为此付出生命代价,而作孽者却可以逍遥法外。

只有让监护人意识到自己如果再继续纵容精神病患者骚扰、伤害别人,他们将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和严厉制裁,才能更有效地阻止此类案件的频频发生!  葭颦在此含泪请求社会各界支持和援助,不仅仅是为了帮助我,也是为了帮助更多深受此类精神病患者骚扰和伤害却求助无门的无辜妇女儿童。

谢谢了!  湖北爱心社葭颦  2015年3月4日。

返回顶部

基地养殖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06-2019 www.501364.com基地养殖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