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地养殖下载


基地养殖开户

公司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司资讯

厦门老市区藏着一处清代皇帝御赐的“宫廷建筑”

文章来源:本章原创 时间:2019-06-12 16:03

您现在的位置:基地养殖 > 珍禽养殖 > 正文

厦门老市区藏着一处清代皇帝御赐的“宫廷建筑”

江夏堂祖祠中央的精美藻井一百年前,厦门江夏堂由皇帝御赐并由朝廷派出监工、匠作兴建,它保留了清末宫廷建筑的风格,乍看貌不惊人,堂内却金碧辉煌。 气势恢宏的“祖龛”、繁复精致的“藻井”,即使经历一百年的岁月变迁,如今仍然熠熠生辉。

近日,恰逢厦门江夏堂落成一百周年,记者在在厦门市江夏堂文物保护管理站理事长、厦门市江夏文化研究会会长黄伟煌先生的带领下,走进这座百年建筑,聆听与它有关的故事。 精美藻井百年从未结过蜘蛛网厦门江夏堂坐落于思明区钱炉灰埕巷2号,旁边便是繁华的“中华城”商业街和中山路商业街。

经过百年动荡,目前仅存的建筑是江夏堂的祖祠,红砖墙、红屋顶,高高翘起的燕尾脊,富有闽南建筑特色,是典型的晚清建筑。

祖祠内,石质的供台上雕刻异常精美,均是栩栩如生的人物浮雕,这些浮雕反映古代的历史事件和一些孝道、礼制的历史典故。 站在祖祠中央,抬头可见一个呈圆形状的藻井直插屋顶,气势威严。

黄伟煌会长告诉记者,就连故宫博物馆的文物专家都对江夏堂的藻井啧啧称赞。 藻井是由一层层的斗拱八卦状排列并叠盖而成,柱头、垂柱、斗拱等构件都雕有飞天、花卉、祥禽等精美的图案,并全部贴以金箔,十分繁复精致、富丽堂皇。 藻井的木构件还采用了防腐工艺处理,如浸润桐油等。

因此,一百年来,虽然祖祠曾被弃用,也曾被当做车间,但藻井从未有蜘蛛结网。

2009年,厦门江夏堂被福建省政府列为省级第七批文物保护单位。

光绪皇帝御赐宫廷匠作兴建黄伟煌会长告诉记者,厦门江夏堂的兴建,与福建最后一名武状元黄培松有关。 黄培松出生于1855年,祖籍福建安溪,先辈迁徙福建南安,光绪六年(1880年)庚辰科殿试高中后,光绪皇帝钦赐其在家乡兴建一座“大宗祠”和一座“状元府”。 当时,黄培松随父(在福州经商)住在福州,故“状元府”应福建省政司之请,建在福州南台区(即原福州市工人文化宫);而“大宗祠”的选址历经30年的争议,最终在1910年选定厦门,由朝廷派出监工、匠作莅厦动工兴建。

历时8年,1918年,厦门江夏堂包括一切附属设施全部竣工。 因为是皇帝御赐,这座建筑规格特别高,保留了清末宫廷建筑的风格,重檐歇山顶,其品级仅次于宫殿顶的大屋顶形制。

它,乍看貌不惊人,堂内却是金碧辉煌。 当时建成的建筑群包括“紫云屏”、“宗贤堂”、“拜庭”、“祖祠”、“宗亲会馆”、“后花园”、“望海亭”和“江夏小学”,面积达一万多平方米。 人物故事黄培松——福建最后的武状元在厦门江夏堂里,仍然保存着武状元黄培松的佩剑,黄培松是福建走出的最后一名武状元,经历清朝和民国两个时期,从忠于朝廷、勤政尽责,到同情革命、支持共和,最后卸甲归隐,一生政治生涯波澜起伏。

厦门江夏文化研究会名誉会长黄金火告诉记者,黄培松1880年殿试高中后,先授正三品官一等侍卫,不久出任广东参将、游击之职,旋升琼州总兵,记名提督,以军功赏“卓勇巴图鲁头品顶戴”。

宣统三年(1911年),广州起义爆发。 作为“朝廷命官”的黄培松,奉旨以“协督”职务参与对革命党人的审判。

他亲身经历了革命党人为国献身的壮烈举动,也感受到了满清政府的腐朽没落,十分同情革命志士,在参与审讯的过程中,曾经暗中保护十多位年少的革命党人和许多支持、同情革命的市民群众免于受难。

辛亥革命后,黄培松拥护和支持共和,投身参政议政。

民国二年(1913年),黄培松为福建护军使,驻福州;民国四年(1915年)任福建漳泉总司令,驻厦门;民国五年(1916年)北洋军阀执政,萨镇冰为福建清乡督办,举黄培松为会办。

这期间,他始终保持着勤政、廉洁的风范。 然而,黄培松亲身经历从腐朽没落的满清政府的垮台,到袁世凯卖国称帝的图谋,再到南北军阀的混战局面,已经无意眷恋于时政。

民国十一年(1922年),他辞官归隐,郁郁寡欢,民国十四年(1925年)病卒于福州。 黄金火说,黄培松临终时,一再叮嘱在病榻前的儿女们要“以德立身、以诚立业、以信做人、以义交友、以勤俭持家”。

(记者沈华铃/文陈巧思/图)穿过繁华的中华城商业街,推开江夏堂古朴的木门,仿佛告别了喧嚣,走入百年前的历史。

返回顶部

基地养殖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06-2019 www.501364.com基地养殖 All Rights Reserved.